我的位置: 新世代集運好唔好 > 原創>獨家策劃 > 正文

【新世代集運好唔好】一杯好“茶”丨餘慶之茶

  • 作者:孫雁鷹 陳富強 田旻佳 周梓顏 蔣洪飛 代鑫
  • 編輯:王琳
  • 來源:當代先鋒網
  • 發佈時間:2021-04-13 11:30:58

  清明剛過,忙碌了幾天的胡茂平,數了數這些日子幫着茶園採摘小葉苦丁嫩芽的收入。

  “採一斤茶青18元,一天差不多能採上十來斤,有個兩三百的收入。”這嫩芽翠綠,泡出來的茶水透着一絲清亮,特別是在陽光的照耀下,彷彿一方山水入杯中。

村民胡茂平正忙着採茶。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蔣洪飛 攝

  遵義餘慶,是遠近聞名的中國小葉苦丁之鄉,全縣10個鄉鎮,有9個都在種植小葉苦丁,總種植面積達到了8.3萬畝,成了“村村有茶園,鎮鎮有基地”。

  “我都在這裏採茶採十多年了,採小葉苦丁收購價格比綠茶高,這工作也不算累,一天勤快點,在我們這裏收入也算可以了。”胡茂平一家四口,丈夫打工、孩子上學,她就來茶園打着零工。“幹一天得一天的工資,裝在兜裏踏實。”

  只見胡茂平雙手靈巧地採着茶,一芽一葉在她手中一拈而下,置落在腰間的竹簍內。

  不過,鮮有人知,這小葉苦丁不是“茶”。

  “小葉苦丁屬於木樨科女貞屬,嚴格來説不是茶葉。但是小葉苦丁似茶且藥用價值更大,常飲用清熱解毒,具有保健功效。”説話的人是龍家鎮光輝社區的社區主任常天池,如今光輝社區壯大村集體經濟,帶動村民們種植小葉苦丁。

位於餘慶縣龍家鎮的何家灣小葉苦丁種植基地。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蔣洪飛 攝

  在位於光輝社區的何家灣小葉苦丁茶種植基地,2.5萬畝的清明嫩葉剛剛採摘完,隨着時間與氣候的變化,八九月份他們還將收穫葉梗較老的小葉苦丁。

  在常天池的印象裏,從前老人們頭一夜會把小葉苦丁在煨罐裏煮好,第二天上山幹活便拎着一壺去喝。

  “小時候我也鬧着要喝,一口下去苦中回甜,太安逸了。”

  苦日子,如何回甜?小葉苦丁是生長在餘慶深山中的野生品種,恰如讓餘慶人民從苦日子中找到甘甜。年輕的人們擴寬了視野,他們把家家户户煨罐裏的這壺茶湯,銷到了國外。

生態優美的自然環境,造就了餘慶乾淨茶的美譽。餘慶縣融媒體中心記者 代鑫 攝

  鳳香苑,這個坐落在餘慶縣松煙鎮二龍茶山間的企業,將原本生長在無污染鄉野田間的茶,經過深加工製作成各種成品茶葉,通過嚴苛的檢驗標準,搭乘中歐班列,把餘慶小葉苦丁茶、綠茶、白茶等優質茶葉出口至歐洲各個國家。

二龍茶山連片茶園,將種植區打造成為景觀區。餘慶縣融媒體中心記者 代鑫 攝

  賣茶,不僅僅是賣茶,更要提升茶葉的附加產值。二龍茶山連片茶園,將種植區打造成為景觀區,形成了文旅一體化發展的立體格局,讓人們在茶海內騎行,在山野中踢球,在茶山裏攀巖。自然與人文融合為一種新的發展方式,帶來的是生態愈發優化、人民愈發富裕。

  如今,餘慶縣持續做好茶產業發展這篇文章,現有標準茶園21.2萬畝,已投產17萬畝。今年春茶採摘以來,餘慶縣幹茶產量278.2噸,產值23830萬元。其中,苦丁茶產量22.3噸、產值1561萬元,綠茶161.2噸、產值11284萬元,白茶94.7噸、產值10985萬元。

村民春日採茶忙。餘慶縣融媒體中心記者 代鑫 攝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行車沿途,餘慶小葉苦丁茶小鎮正在建設,而路旁羊羔跪乳的雕像,似乎正訴説着這座小城的感恩積善之情。

  感恩這片土地給予的自然滋養,造就這世界小葉苦丁核心產區的美名。


  更多閲讀


  【新世代集運好唔好】一碗好飯丨餘慶之米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文/孫雁鷹 陳富強 田旻佳

視頻/圖 周梓顏 蔣洪飛

餘慶縣融媒體中心記者 代鑫

編輯 王琳

編審 楊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