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新世代集運好唔好 > 黔西南 > 正文

【新世代集運好唔好】和貧困户的一天丨興仁市馬馬崖鎮米糧村駐村幹部張道兵


  我叫張道兵,是興仁市醫療保障局一名工作人員,也是馬馬崖鎮米糧村駐村幹部。我的包保對象叫羅澤美,他的兒子梁傑在浙江打工。家裏只有羅澤美一人,已是78歲高齡。2020年4月29日一大早,我就到她家走訪,看見門口堆着一大堆水泥磚和沙子,是二兒子梁玖雲修房子用的,大門外右邊有一個竹子編的雞籠,她剛剛洗完臉,正準備做早餐,看見我到了,她急忙打開大門,招呼我進屋裏坐。


  “梁奶,吃早餐了沒有?”


  “沒有哦,剛剛洗過臉,準備做了,你還沒有吃哈,我連你的煮上。”


  “我吃過了,梁奶,不要煮我的,您吃好多煮好多。”


  “哦,你今天來有哪樣事嘛?”


  “您老年紀大了,我是看看有沒有需要我幫助的,打掃衞生不太方便你直接叫我。”


  “我們害羞嘛!屋裏這些我都可以掃,就是那幾袋包穀籽重得很,我搬不動,你來就好嘍,幫我搬堆起哈。”


羅澤美堂屋整理後


  我打量了一下堂屋內,裏面雜亂的堆放着十幾袋包穀籽,地上還有一些垃圾,回首透過小門又看到右邊房間裏凌亂的堆着一屋子包穀胡和桌椅板凳。我隨口問道:“梁奶,這些包穀籽都往一邊堆哈?”


  她在大門後面擰來一把掃帚,我接過掃帚後説道:“梁奶,我來掃,你去做早餐吃嘛。”她回答説:“哦,那就麻煩你嘍!”


  她邊説邊往左邊的小門走去,到廚房裏去煮早餐去了。我把堂屋左邊順開了,清掃乾淨後,把包穀籽一袋一袋的碼好。又把堂屋右邊地面順開打掃乾淨,不幾袋油菜籽給她碼好。然後把堂屋裏全部清掃一遍,這時明媚的陽光射進堂屋裏,整個堂屋顯得清爽整潔起來。


  這時羅澤美煮好了麪條,又來叫我吃麪條,我説:“您吃吧!我把包穀胡整理一下。”她端着麪條説,“不嘍,拿到樓上去我難得拿下來很。”


  她靠在門框上邊吃麪條邊和我説:“主任咋個這麼細心哦,把包穀胡都砌得好好的。”我隨口應道:“堆好了少佔點地,再説了,收拾規矩了免得您大意踩滑了摔倒。”


房屋打掃以後


  這時梁玖雲的老婆進屋來了,梁玖雲的老婆是貞豐那邊嫁過來的,因去年騎車把右邊的肩膀摔傷了,還有骨折,所以沒有去打工,在家一邊養傷一邊幫忙修房子;梁玖雲7年前因架高壓線摔傷了腰和大腿,導致腰和大腿骨折,手術後只能做一些手藝活,下不了大力,因為還有兩個孩子讀書,不得不去打工掙錢維持家用。


  我們瞭解到她家的情況後,給她家評了低保。他們不知道駐村幹部是什麼職務,就時常喊我“張主任”。説話間包穀胡快堆好了,我找來剛才用的掃帚和方鏟,把碎的包穀胡掃攏撮到包穀胡堆中間,進入清掃階段。然後把桌椅板凳擺放整齊,這時羅澤美已經吃好早餐,拿來了一條濕毛巾,開始抹桌子板凳上的灰塵,房間終於整理好了。


  我拍了拍滿身的灰塵,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看看花了半早上功夫整理出來的堂屋和房間,心裏閃過一絲美美的成就感,和她家婆媳倆道別了。我走在回米糧村活動室的路上,沐浴着明媚的陽光,踏着輕快的步伐,路邊的樹林裏時不時傳來一聲歡快的鳥叫,回想着今天的付出,收穫着莫名的快樂。


 【新世代集運好唔好】

  張道兵,興仁市醫療保障局工作人員,馬馬崖鎮米糧村駐村幹部。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段源興 整理

編輯 徐濤

編審 尹長東 李玲